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雍正裕妃 > 第249章 强势威压

第249章 强势威压

    发生在弘历身上的事,我没急着先告诉钱氏,一来怕她担心,二来打算等见过小豆子,有了打算后再说。

    次日一早用过早膳,盘算着弘历应该已经去了上书房,就打发许福多去了阿哥所带人过来。

    弘历身边有从潜邸带入宫的贴身内侍,弘历每天去上书房都是这些知根知底又地位相对较高的内侍跟着,以小豆子的身份资历,即便再得弘历的喜欢也不可能逾越了规矩礼数跟着一起去,所以许福多过去的时候很顺利就领了人回来。

    端坐在榻上等人近来,没急着正眼打量,直到对方惶恐地磕头请安,哆哆嗦嗦地开口说完“奴才……奴才小豆子……给……给裕嫔娘娘请安”后,才仔细抬眼打量着眼前匍匐在地的人。

    还以为是个什么样胆肥的,原来也不过如此。从他请安时开口明显可闻的颤音,再到他那抖得如筛糠般纤细柔弱的身子,便知道他应该此番前来必然没有好事,现在只怕是吓得快晕过去了。

    “你就是小豆子?今年多大了?我忘记是十二还是十三了,听说进宫有些年头。”我的语气波澜不惊,不是冷言冷语,也没有疾言厉色,只是平淡如闲谈般开口问道。

    “回裕嫔娘娘的话,奴才……奴才是小豆子,今年……今年刚满十二,是……是康熙五十九年进的宫。”小豆子头也不敢抬地瑟缩应道。

    “十二岁啊,年纪不大,听说模样长得好,抬起头来给我看看。”我唇角勾出一抹笑意,看不出笑意因何而生,一旁的许福多看着这抹笑意,站立的身子却是紧绷起来

    小豆子听闻这话身子明显一抖,埋着头半天不知该作何反应,我也不急催促,反而端起茶盏细细品着,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没有收回,将他的肢体语言尽收眼底,静候他内心挣扎后的无奈妥协。

    若放在平时,许福多或许还会狐假虎威地喝上一句“还不快抬起头来”,但此时见着我的神情,也不敢多话,只是权当是个装饰品般大气不敢出地站在一旁垂首缄默。

    屋内的静默给了小豆子很大的威压,尽管时间并不长,但他的额头上已经泛出了细密的薄汗。最终他缓缓抬起头,眼睛却不敢直视,抬起一个角度后随即又赶快低下,叩头说道:“奴才知罪,裕嫔娘娘饶命。奴才再也不敢了。”

    只是短暂的一撇,心中也不禁赞叹,果然长了副不逊于女人的好皮囊,只可惜命不好,错生了性别,又生不逢时。

    “哦?知罪?你知什么罪,说来听听?”我唇边戏谑地笑容愈发扩大了几分,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从潜邸时经历了那么多是是非非开始,我就很少将真正的情绪表露在脸上。无论是高兴时表现出的淡然,还是生气时露出的笑容,无论情绪怎样都有着与之相反的表情,所以总是给人一种清淡温和的感觉。然而在潜邸生活久了,常年协助乌拉那拉氏掌管府中事务让身上也自然而然有了上位者的威仪,再加上经历过那么些让人不愿回想的血腥暗斗,若非有意收敛,周身也会自然流露出杀伐决断的凌厉气势。所以即便此时在笑,屋内的氛围却也有种风雨欲来的肃杀。

    “奴才……奴才……”小豆子支吾着说不出话来。他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难道说自己知道不该勾搭皇子做出什么荒唐事,又或者说自己不该背后挑拨关系乱嚼舌根。这两条罪状,不管承认哪条,都是死罪。

    “是不是让你为难了?其实说起来四阿哥不是我亲生的,我本不该多问多管,有些事不知道就算了,可是知道了就该交给四阿哥的亲额娘去处置,你说熹妃娘娘若知道了,会怎么处置你?”我语声轻柔缓慢地淡淡说道:“可惜谁让我偏偏就是那个嚣张跋扈的性格,在景仁宫里作威作福,就连熹妃娘娘也不放在眼里,凡事都要压熹妃娘娘一头,熹妃娘娘也习惯凡事都听我的依我的,就连四阿哥我也一并管着了,所以我就想着先找你来看看,再想想这事怎么处置才好,你说我这在景仁宫里只手遮天的处事风格是好还是不好呢?”

    小豆子此时面上已是一片死灰,他必然知道今天这坎怕是过不去了,也不敢再开口求饶,只是身子控制不住地颤栗着,额头上的汗珠滴落在地上出现点点水迹。

    “说说看吧,谁指使你这么干的,我相信你自个编不出这些话来。”我抛出今个见他的目的之一,尽管感觉不一定能问出什么,毕竟那人如果这般容易暴露自己,也就没能耐和我斗这么久还没被我发现。可是还是要问一句,毕竟草蛇灰线,留在手上的线索越多,可寻的痕迹与漏洞就越多。

    “奴才……奴才……”小豆子许是觉得自己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怎么都逃不过今天这一劫,既是已然必死,那么还不如将所有的事情都担下,索性也不卑躬屈膝,反而直起身,强行正起身,尽管双膝依旧跪地,但腰杆却听得笔直,垂眸望着鼻尖,咬牙说道:“回禀裕嫔娘娘,没有人指使奴才,奴才感恩四阿哥对奴才的好,看不过娘娘您的做派,所以才对四阿哥这么说的”。

    小豆子的反应让一旁的许福多瞪大了眼睛,显然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他应该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孱弱怯懦的小豆子竟然在这种时候突然硬气起来,用这种语气应对。

    我微微错愕,也没想到这个乍闻时因其挑拨离间和种种行事风格很反感厌恶,初见时只觉是个软骨头让人轻视的小内侍,竟然有这种破釜沉舟去维护一个人的勇气。

    当然小豆子想维护的这个人必然不是弘历,而是指使他做这一切的人。

    “既然你不肯说那个人是谁,那么就让我猜猜你为什么这么维护他,若猜对了,你就将你能说的告诉我,怎样?”我没有逼问,反而用了迂回战术与他玩起了心理游戏。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